快捷搜索:  as

三生三世东凤续写此爱第三章

第三章

凤九再醒过来,已经是第二天一早。她先四处瞧了瞧,确定了自己确凿躺在阿离的庆云殿,这才松了口气。最少她没像五百年前,不仅醉了酒还来了个夜不归宿。起家洗了把脸收拾了一下妆容衣服,凤九悄然默默走出房间,想寻了表弟阿离问一问她昨晚究竟是怎么回来了。结果刚迈出房间门,一身青衣的小团子便飞快地跑过来抱住凤九的腿,仰起小脸委曲地问:“表姐,你准许我的鱼片粥还没有做呢。”

“那个先等等,我且问问你,昨天我是怎么回来的?”

“东华哥哥把你抱回来的啊。”

“东华哥哥。。。”凤九扯了扯嘴角,五百年了,小团子照样没把这称呼悛改来。“我没做什么丢人的事儿吧?”

“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,生逝世不让东华哥哥走,这算吗?”

“我昨天竟如斯丢人吗?”

“倒也不算分外丢人吧,不过后来你还哭了,鼻涕眼泪抹了东华哥哥一身,把他的外袍弄脏了。”阿离在凤九临近崩溃之时又补了一刀。

“我知道了。。。”凤九抬手扶了扶前额,感觉今后万不能再在这九重天喝酒了。

“表姐,我饿了。”阿离拽了拽凤九的衣袖,水汪汪的眼睛都快滴出泪来了。

“我现在去给你做鱼片粥,你先忍着点儿。”凤九说这便往洗梧宫的厨房走去。

凤九在厨房里一边片鱼片做粥,一边脑筋里努力回顾着昨天发生的工作。她在脱离成玉那边那里今后,赶上了燕池悟,还陪着他一路到了太晨宫。燕池悟蓝本是想给东华帝君下战帖,结果变成了做苦力。小燕,对了,她还准许做了梅子冻糕去探望他。后来赶上东华帝君,她就有些含混了。凤九感觉酒后缠着东华不放,而且还弄脏了他的衣服,已经是够掉态的了。便是不知道在回来的路上她有没有乱讲什么话,万一如果提起五百年前的工作可怎么办。凤九一想到这里,身上不由得一身冷汗。赶快备料又做了几款昔时东华爱吃的点心,筹备探望小燕的时刻给东华送以前,一是谢谢他昨日脱手相帮,二是探探他的口风,看看自己昨天有没有乱说什么。

凤九抱着点心盒子踟蹰在太晨宫门见,心里打算着等下见了东华应该若何开口,却见司命从里面走出来,一脸惊喜:“小殿下,这是来找帝君的吗?”

“司命,帝君在吗?”凤九心虚地问着。

“这会儿不在,被天君请去议事了。小殿下先辈往来交往偏殿稍等半晌吧?”

“那,昨日来找帝君打斗地那位魔君燕池悟,可还在太晨宫里?”

“在,在后院摘枇杷呢。小殿下是要找那位魔君吗?那我现在带您以前。”司命说完便热心地领着凤九进了太晨宫。

凤九一进后院,便望见燕池悟正在爬树摘枇杷,地上的竹筐里已堆了小半筐枇杷。燕池悟摘得专心,凤九进了院子他也不曾察觉,直到凤九唤了他一声:“小燕壮士。”

“小九!”燕池悟飞身从枇杷树高低来,瞬间便来到了凤九的眼前,“你算是够义气,这么早就来看老子了!”

“梅子冻糕,”凤九从盒子里端出一碟糕点,“我就放了很少的甘草,你试试可还吃得惯?”

燕池悟拍拍手上的尘土,接过凤九递过来的碟子,拿起一块冻糕就全部塞进嘴里,“小九,你的手艺真是不错。干脆也不要回你的青丘了,跟我回魔族去给我做饭好了。宁神,我这么教材气,必然不会亏待你的!”

“魔君言笑了,小殿下乃是青丘东荒女君,怎可随着魔君回魔族去当厨娘呢。”司命感觉这位魔君倒真是有趣。

“你是青丘的女君?九尾狐族的后人?白家的人?”燕池悟略有些惊疑。他两次见凤九都提着食盒,还以为是天族的一个小厨娘。

“我昨日与你说过,我是青丘的白凤九。”

“老子昨日不停想着要找冰块脸打斗,其他的事儿并未放在心上。”得知凤九是青丘的女君,燕池悟感觉带凤九回魔族基础是无望了,只能奢求在天宫的日子能多吃几顿好的,“小九,你没事儿常来看看我,给我带点吃的。我昨儿半夜饿了,摸到太晨宫的厨房去,居然一点饭食也找不到!冰块脸这个掉常!”

听到有人骂自己的君上是掉常,司命不由得佩服起目下这位魔君的胆量。虽然帝君有些时刻的做法确凿剑走偏锋,可是掉常一词毕竟有些不当。司命清清嗓子,说道:“帝君本就很少饮食,用饭还有些抉剔,太晨宫这几百年来,不停是冷锅冷灶。”

“以是说是个掉常,连基础的口腹之欲都没有!”燕池悟加倍坚决了自己的设法主见。

司命见其实不能与这魔君较真,便向凤九作了一个揖,说道:“小殿下,您和魔君好好话旧,小仙先辞职了。”

司命还没走远,小燕就把点心都吃完了。他随便用手背抹了两下嘴,然后挽起衣袖筹备继承干活。凤九横竖也要等帝君回来,便很教材气地帮着燕池悟一路摘枇杷。两小我干活效率毕竟快一些,不消半个时辰,二人便采了两筐枇杷。此时燕池悟坐在枇杷树下苏息半晌,顺便拿起两个果子吃了起来。凤九则蹲在筐子左右,钻研着枇杷要怎么弄才好吃。

“这枇杷可以洗净剥皮去核,只留果肉,混着冰糖一路熬成枇杷酱。用这酱来做点心,想来也是不错的。或者和雪梨,川贝一路炖了,最是润肺止咳。”凤九一边挑拣着筐子里的枇杷一边对燕池悟说道。

“看来这太晨宫里的枇杷怎么处置惩罚,女君已经有了主见?”声音冷不丁地从逝世后响起,凤九一惊,手中的枇杷掉落落在地上,滚了几圈,然后停下来。

凤九回身伸手去捡枇杷,望见了紫色的衣角,便知这是东华回来了。依旧维持着蹲姿,凤九仰起来努力挤出一个谦和恭敬的笑脸:“青丘白凤九见过东华帝君。”

东华略抬抬手,算是勉强吸收了凤九这个动道别致的施礼,眼光不易察觉地扫了一下还坐在树下扒枇杷皮的燕池悟,语气彷佛又冷了几分:“女君与这位魔君倒是很重情意啊,昨日刚分开本日一早便来探望了。”

“凤九,凤九着实是来找帝君的。”蹲得太久腿都有些麻了,凤九起家的时刻还略微晃了一下。

“哦?找本帝君何事?”东华的语气似是有了缓和。

凤九哈腰揉了两下有些麻木的小腿,顺便偷瞧了一眼燕池悟,发明他仍在专心地吃枇杷,便用只能她和东华两小我听到的音量说:“帝君,凤九可否零丁和你说两句话呀?”

东华听了,没有再答话,只是点了点头,然后回身脱离了。凤九呆了一下,才回过神来,急忙快走两步跟上去,没走多远,逝世后响起了小燕壮士的喊声:“小九,记得再带着点心来看我啊!”

“女君今日来找本帝君,所为何事呢?”两小我回到了正殿,东华依旧懒散地坐在矮桌旁那张软榻上,凤九则有些局匆匆地立在他眼前。

“我。。。帝君,这是我今早新做的点心,你试试看?”凤九想起了手中的我食盒,急忙将它放在矮桌上,然后把点心一样样地拿出来,“这是枣泥山药糕,这是金桂核桃酥,这是白玉梨花卷。你试试看喜不爱好?”

“你来,便是为了给本帝君送点心的?”东华一挑眉,嘴角地微笑似有似无。

“也不完全是这个缘故原由。。。”凤九为难地咳了一下,“昨日凤九醉酒,让帝君笑话了,据说是您把凤九送回洗梧宫的,凤九其实是感激不尽。”

“嗯。”东华换了个坐姿,斜靠在榻上,一只手撑着头,脸上的笑意显着了几分,彷佛是知道凤九还有话要说。

“风九,凤九还想问一下帝君,昨日我可有何掉态之处?有没有得罪帝君?”凤九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“得罪?我想想。。。”东华煞有介事地思考了一下,然后问凤九:“妄图闯我太晨宫,拉着我的胳膊不让我脱离,用我的外衣擦眼泪,算吗?”

“算。。。吧。”凤九此时感觉青丘这些年积攒的颜面,都让她一次性丢光了。

东华认同地点点头,然后悄悄地看着凤九,等着她将未问完的话问完。“那凤九。。。可有言语上矛盾触犯帝君?有没有胡言乱语?”凤九一边端详着东华的表情一边问道。

东华并未急速回覆凤九,而是稍稍缄默沉静了一下,才抬眼看了一眼凤九,张口:“没有。”

“那就好,那我就宁神了。”凤九终于松了口气,拍拍胸口如释重负。

“女君可还有什么想问的?”东华敛起脸上的笑意,语气又变得冷酷而疏远。

“并,并没有其他想问的了。凤九昨日多有得罪,还望帝君能海涵。”凤九规规矩矩地向东华行了一个礼。

“全部天宫的人都知道,本帝君并不是一个大年夜度的仙人。”东华彷佛不想随意马虎放过凤九。

“那,凤九该若何做,帝君才能消了怒气,抵了昨日得罪的行径?”凤九小心翼翼地问东华。

“刚刚女君不是已经盘算好若何处置惩罚那些采摘好的枇杷了吗。我看那魔君已采了两筐枇杷,劳烦女君按照刚才说的办法处置惩罚了吧。”东华说得倒是轻松随意,然则语气中也带着毋庸置疑的威信。

“帝君是让凤九留在太晨宫里做枇杷酱?”凤九想想后院里自己方才负责摘下来的两筐枇杷,终于相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。

“怎么,女君不乐意?”

“愿,乐意,帝君给凤九一个时机报恩,凤九很是欢乐,这就去厨房做枇杷酱。”凤九立刻点头,接着退出了正殿,心中却不由感慨造化弄人。九百多年前自己费劲心思惟进太晨宫报恩却屡屡受挫,今日自己想避开这块悲伤地却又逃不掉落。心愿这种器械,怕真的不是仙人该拥有的。

东华看着凤九拜其余那抹身影,不由得笑了笑,随即拿起桌上的一块白玉梨花卷吃了起来。他忽然想起往生海畔初次见凤九时的样子容貌,打扮的素净淡雅,笑起来却偏偏那么明艳感人。虽说是初相见,然则她额间那朵凤尾花却让他有些意外,仿佛早就见过千百次一样平常。

司命走进太晨宫厨房所在的小跨院时,一瞬间竟有些恍惚。他看着凤九忙进忙出地洗果子,剥皮去核,仿佛是又回到了五百年前,凤九住在太晨宫时的日子。那时她常常在厨房待着,变开花样给东华做各类好吃的。他也好命运运限地尝过凤九的手艺,有时碰着过几回凤九端着刚做好的点心从厨房里走出来,会伸手呼唤他一路尝尝。那段日子,太晨宫到处都活力勃勃,东华帝君的心情也是前所未有的轻松。时隔五百年,酷寒的太晨宫终于又有了炊火气。司命心里了然,凤九毕竟是这凡间最得当做太晨宫帝后的女子,只可惜定数不允。

“司命,你来了。”凤九端着一个托盘从厨房里走出来,看到司命正站在跨院门口,便兴奋地呼唤他:“正巧,我刚做了雪梨川贝枇杷露,你来尝尝啊。”

司命笑盈盈地朝凤九走去,有些不解地问:“小殿下一早来找帝君,小仙原以为是有要紧的工作,可现在怎的又在厨房做点心了?”

“唉,说来话长。”凤九刚才还挂着笑脸的小脸瞬间垮了下来,还叹了口气。

“那小殿下就长话短说。”司命的求知欲照样那么茂盛。

“昨日醉酒当着帝君的面出糗了,着末照样他把我送回了洗梧宫。我今日来找帝君伸谢,他说把小燕刚摘的两筐枇杷处置惩罚了就算报了昨日的赞助之恩。小燕可是摘了满满两大年夜筐枇杷啊,我怕是要在太晨宫熬上三天三夜的枇杷酱了。”凤九说完,又叹了一口气。

“原本如斯,”司命一边点头一边感慨,“看来这帝君,不是小殿下想躲便能躲以前的。帝君素来待人严苛了些,如今又不记得小殿下了,才会如斯尴尬你,小殿下可不要生气啊。”

“我怎么会生他的气,他如今这样,也都是我害的。”凤九的语气里带着淡淡的惆怅。

“小殿下可切切不能这么说。。。”司命刚想快慰凤九几句,却听见东华清冷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:“司命,你在厨房做什么?”

司命感觉后背一凉,下意识地转身哈腰拱手作揖,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:“回禀帝君,小仙一进太晨宫便闻到这枇杷的幽喷鼻,来到厨房一看竟是女君在熬枇杷酱,就与女君话旧几句。”

“你们很熟?”从来不理世事的东华今日可贵又多问了一句。

“小仙与女君是在九百多年前偶尔间了解的。”司命实话实说。

东华点点头,并未再问其他,而是付托了司命一句:“去书房等我。”

司命领了命,自是不敢再多做停顿,与东华凤九道了别,便走出了跨院。东华并未同司命一道脱离,而是走近凤九,看了看她仍然端在手中的托盘,指着那水晶盏问,“这里面是什么?”

“我刚做好的雪梨川贝枇杷露,帝君尝一尝吧?”凤九献宝一样又将托盘向上抬了抬,好让东华看得更清楚。

东华并没有再看那托盘里的器械,眼光却停顿在凤九的脸上半晌,才开口应了一句:“好,”而后坐在了跨院的石凳上。

凤九将托盘放在石桌上,将水晶盏奉与东华,便站在一边看东华吃枇杷露。她察看着东华的神色,眼神里充溢着等候和忐忑,直到东华吃了几口,夸了一句:“还不错。”凤九的心才算落地,随后露出一个自得的笑脸。她依旧如五百年前那样,只要东华爱好吃她做的器械,她就认为分外满意。

“知道你不爱好吃太甜的器械,我就放了一点点蜂蜜调味。”凤九不经意地说了一句,并未留意到自己失言。

东华拿着勺子的那只手一顿,然后又接着舀了一勺枇杷露送进口中。直到吃净了水晶盏中的枇杷露,东华才渐渐开了口:“我看枇杷还剩不少,有劳女君都把它们做成枇杷露和枇杷酱吧。”

“帝君,这些似乎一天做不完啊。”凤九挣扎的问道。

“哦,那就翌日继承来。”东华倒也不虚心。

“反正这枇杷还剩这么多没处置惩罚,要不然先不要让燕池悟再摘了吧?”凤九担心嫡一早来太晨宫,又是两筐满满的枇杷,那她真要累逝世了。

“你还挺心疼他。”东华的语气又规复昔日的清冷,“女君不必担心,枇杷吃不完,各宫送一些就好了。魔君这活,生怕还要继承干下去。”

凤九心中默默同情了燕池悟一下,可怜这少年生得一副好相貌命运运限却不佳,偏偏招惹四海八荒最不讲事理的东华帝君,眼下只能在太晨宫当苦力。然则紧接着,凤九又发明,自己何尝不是太晨宫的苦力。同是天际沉溺腐化人,凤九抉择嫡再给小燕壮士送次点心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